連依

\被被沼民/
本命CPみかんば

不拆不逆的甜食主義者

上次那個三日月x小山姥切的後續!
貼心提醒地點在樹林裡,背景廢我真的盡力了orz

潦草注意,和動畫活擊有關的腦洞
沒什麼內容但是畫得超開心///

年齡操作有,三日月x小山姥切
沒頭沒尾,只是想畫畫小山姥切,      結果就這樣1張畫了2個月  

みかんばの日大遲到_(:3 」∠ )_

表白被被T///T
這張有太多第一次嘗試畫的地方,表現方式如果可以再進步就好了>~<
是說...最近大家都在刷刀舞的資訊,我也好想去看嗚嗚嗚(哭倒在地

賀圖大遲到...orz後面偷偷塞兩張不相干的塗鴉/

底下只是第一張圖的一點腦洞,好久好久沒打文了,文筆還請見諒>_<

感謝閱讀的你(つд⊂)

-----

 

山姥切拿著嬸嬸發的南瓜籃子,漫無目的地在本丸走著。

「今天是一年一次可以合理耍無賴要糖果吃的日子喔!可以扮成鬼怪的樣子去多要些糖,不給糖就搗蛋!」

雖然嬸嬸是這麼說的,還想給他做些奇怪的裝扮,但都被他拒絕了,「…幽靈的感覺差不多就這樣吧,那些華麗的裝備不適合我。」

「嗚好吧,被被不喜歡那這樣就好。」

一路上碰到了不少人,但自己都還沒來得及開口,大家就已經都把糖果放進了被山姥切雙手捧著的小南瓜籃子裡。

小小的籃子糖果越積越多,才沒過多久,籃子就已經是八分滿的狀態,受不了甜食誘惑的山姥切忍不住拿了一個起來往嘴裡放,甜甜的味道融化開來,連帶著讓他的表情也緩和了起來。

也分他吃一點吧。雖然自己是喜歡吃甜食的,不過既然有這麼多,那麼…會想跟戀人一起分享應該是正常的行為吧?

沒有疑惑地,山姥切拐了個彎往三日月的房間走去,果不其然,人就坐在廊邊喝茶。

三日月注意到往這邊走來的山姥切,「今天的本丸真是熱鬧啊。」

「主上說今天本丸放假一天,可以去要糖果吃或惡作劇。」

「原來今天是之前提過的那個萬聖節嗎,哈哈哈,甚好甚好,那麼山姥切,你不換裝嗎?」

山姥切順著三日月的視線,的確,在中庭玩耍的短刀、一旁胡鬧的其他刀,全都換上了主上準備的萬聖節裝備。

「那些東西不適合我,而且幽靈就是披條白布的樣子吧?我這個樣子正好。」

三日月意味深長地笑了笑,「進屋裡吧,你這樣還是不太像,讓爺爺來幫幫你。」

「等等…!你要做什麼?!」

被拉進屋裡的山姥切滿臉通紅的跩著自己的被被不肯放開,「三日月你…!」

三日越滿意地看著自己的傑作,「幽靈的形象是『只』披條白布的,現在這樣才是正好,不是嗎?」

「…」一語不發的山姥切盯著三日月身後自己的衣服,正在尋找可以搶回來的時機。

不過三日月怎麼可能給自己眼前的戀人這個機會,不消一會,兩人就你拉我扯了起來,山姥切一隻手死抓著著被被,另一隻手伸展不開自然是怎麼也搶不到衣服。

嗯,風景絕佳。爺爺目前心情也跟著絕佳。

屋裡兩人都無暇顧他,突然碰地一聲,「不給糖就搗…咦…」一票短刀站在房門口,顯然發現了自己開門的時機大錯特錯。

「哎呀,來要糖吃嗎?那把這籃全拿走吧,順便幫爺爺跟其他人說爺爺這裡已經沒有糖可以給了,好嗎?」三日月溫和地笑著,順手就把山姥切的籃子給遞了出去。

匆忙之中只來得及拉好被被的山姥切才突然反應過來,「喂三日月,那個不是我的糖果嗎!」

三日月沒理會在懷裡發怒的自家戀人,逕自下起了逐客令,「另外,爺爺要來享用萬聖節糖果了,幫爺爺把門給帶上吧?」

 

--end。



深夜發一下///
第一次參加傳接圖真的好好玩XDDD超級感謝主催阿茶>///<大家的圖都超級美 
另外後面3頁的短漫是我在畫傳接圖時,我家本丸發生的事...
爺爺他...在出陣時竟然一直拿譽...一直拿譽...爺爺他明明平常出陣都是第一個橘臉吵著要回家的!!!
結果爺爺櫻花飄到其他人都橘臉了。 明明隊伍配置都沒換過(無奈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