連依

因為需要綁手機才能發文,所以這裡無法再更新了,謝謝這裡的沼民們給過我的愛心、關注及留言!
以後只會更新在噗浪上,還請見諒

\被被沼民/
本命CPみかんば

不拆不逆的甜食主義者

因為看到說刀劍男士的練紅不是自己的印象色,而是希望對方使用這個顏色的說法而生的腦洞,然後真心覺得刀舞的山姥切唇色越來越嫩,腦腐看跟三日月的練紅色越看越相近,就...  

以下小段子文筆部分還請見諒><

===


練紅x刀舞

 

「山姥切,我覺得這個顏色比較適合你呢。」三日月邊靠近山姥切邊拿出了印有他自己刀紋的小盒子,「試看看?」

「不用勞煩了,我維持這樣就好,況且我也有。」山姥切比了比手上同樣印有自己刀紋的小盒子,兩者之間唯一的差別只在於顏色而已,為此山姥切不太能理解主上特地給予每個人不同顏色小盒子的理由。

自己從不化妝,為什麼也會拿到呢…?

「你不相信我的眼光嗎?」

「才不是這樣,只是…仿品沒有化妝的必要,而且布一遮有畫沒畫也沒什麼差別。」

三日月聞言,只是輕笑,「我覺得有差別呢,況且就這樣放著有些枉費了主上的心意吧?」

說不出反駁的話語,山姥切確實無法理解主上的想法,這幾秒的猶豫給了三日月靠近的機會。

「靠近一點也無妨,我幫你塗上。」說著邊試圖將布脫下的同時,回過神來的山姥切趕緊把布扯回來。

「只是要塗嘴巴為什麼要把布也拉下來!沒有擋到吧?」

「看不到整張臉怎麼知道效果怎麼樣呢?」

「可是…有人…,如果一定要脫下的話,還是不勞煩了。」山姥切試圖做最後的掙扎。

三日月看了看手上的傘,從拉下山姥切的披風到開傘遮住兩人極近的距離一氣呵成,「這樣就沒有其他人會看到了吧?」

太、太近了!

想說點反對的話,但對方已經兀自抬起他的下巴用大拇指輕劃他的唇角,「別說話,這樣不好塗呢。」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權力。

「作為你滿足老人家小小任性的交換,你也用你的幫我塗上吧?」

想著一次都不用確實是浪費了這份禮物,山姥切認命的幫對方上妝。

看著染上他色彩、又如此認真的近侍大人,三日月不自覺得嘴角又彎起了些許弧度。

 

這之後三日月以只用過一次也太沒誠意了為由,三不五時就拉著他一起塗上,沒有拒絕理由的山姥切也不自覺習慣了唇上有妝的感覺。

至於後來所有的刀在看到兩人的妝色後,都不自禁露出一副瞭然的表情讓山姥切著實不明所以了好一陣子。但在得到一致的「沒什麼」這個回答後,他仍是只能乖乖配合三日月給他上妝。

而看著對方茫然反應的三日月也沒有想點破的意思。就這麼順其自然的發展也不錯,甚好甚好。


评论

热度(22)